过年?过年!

明明是不久以前的事,现在回想起来,却好象是陈年往事了,是不是,前几年呢?

那是日暮时分,冰雪将窗纸都映得莹亮,我独自一人站在狭小的楼阁中,看着外面的世界。街上雪色初霁,白茫茫的一片,行人并不很多,三三两两,手里都提着置办的年货,急匆匆往家赶。各家各户的窗中,透出灯光、烛光,星星点点,琐碎,然而温馨。

我伸出手,把窗推开,一阵清冷的空气,夹杂着炮仗的烟火气息,扑面而来。远处,依稀传来孩童的欢闹童谣——新年来到,瓜果祭灶,财神菩萨,保佑安康。

幼时,我也曾背着父母偷偷跑到街上。那时,听到的便是这首童谣吧。这歌谣声声,宛如昨日,谁又曾想到,此间,已经隔了十余载?

我只记得我曾和好友在人家家门口放在下炮竹,猛按门铃,再点燃炮竹,吓那家人一跳。然后在人家的吵骂声中逃之夭夭。那时的我们,是多么的快乐,无忧无虑。而现在呐?在幼年好友越来越冷淡的眼神中,将按下门铃那一刻的兴高彩烈全数熄灭。硬生生的将口边“一起去玩吧”的话,变成一句冷淡的“新年快乐”。

风越发大了,吹得满室萧索,天际慢慢阴暗下来,渐渐的,竟又飘起了雪。洁白的雪花飘舞,远处的房屋,都蒙上了一层雪绒,不复平日的庄严肃穆。

不知怎的,我只觉得心上一悲,为何这幽幽天地间,只留我自己一人,茕茕孑立。这大雪茫茫,以幕天席地之势,掩盖了房屋,遮蔽了这一方天地……就犹如那胜者写就的丹青史书,以淋漓浓黑的墨汁,遮盖了一切,又有多少惊才绝艳的人物,被这墨黑抹去?

我就这样静静坐着,任由寒风肆虐,只觉得心间一阵虚无空茫。直到一阵脚步声,噔噔上楼,我才恍然惊醒——“是你们!”

几乎是不可置信的,惊喜已极的欢呼。“是我们!”看着眼前的两个中年男女,我忽然想笑。“真好,你们回来了。”父母外出经商,有好几年都是在外过年的。家里冷冷清清的,只有我和爷爷奶奶三个人。“今年……还走吗?”能不能不去。内心有一份冲动,冲动的想让他们留下来“当然不去了。大过年的,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家呢?走,和我们一起置办年货去!”

一时间,我只觉得无比的幸福,纵使他们没有显赫的家世,没有辉煌的事迹,没有华丽的容貌,没有……就算他们什么都没有,可我还是觉得幸福。

这冰雪漫天的除岁之日,即使我并无茅屋寒榻之忧,也愿与你们一起携手,共祈未来。

不管这世上,是何等的黯淡绝望,让人伤心欲狂,只要有你们一日,我便愿意和你们一起,在这绝望尘埃里仰望着,期盼着,总有一日,繁花盛开,春光明媚。

我想,这年,应该是快乐的。过年?过年!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