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车上的“酒贩子”

国庆节时,爸爸妈妈带我去旅游,我们坐上了普快列车。虽然已经是秋天了,但是火辣辣的太阳高悬空中,拼命炙烤着大地,世界热得发了狂。从车窗往外望,一些似云非云,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,让人觉得憋气。车厢里更是闷热,人又多,连过道里都站满了人,还不时有列车上的卖货车,小贩和走动的乘客挤来挤去,人们更加难受。 

正在我大声抱怨时,一声声带着颤音的叫卖声传入耳中:“卖啤酒了,卖啤酒了,十元三瓶……”寻声看去,只见不远处一位瞎老人,看上去不过六十岁,可岁月的风尘已经使他完全衰老了。他的脸看上去很可怕,几条深深的疤痕围着一双深陷黯淡无神的眼睛,那干瘪的脸上根本没有了肉,只有一层皮包着骨头。他背上背着五六瓶啤酒,摸索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移动,深蓝的上衣已经湿透了,紧贴在瘦骨嶙峋的身上。 

“卖啤酒了,十元钱三瓶了……”瞎老人从我们座位前经过,继续叫嚷着,同时竖起耳朵认真倾听,生怕错过一个买家。爸爸正要掏钱买,妈妈悄悄按住了他的手,悄悄地说:“不要买,你知道他卖的是什么劣质酒?”爸爸缩回了手,瞎老人一怔,什么都没说,继续往前走,一边走一边喊:“卖啤酒了,卖啤酒了,正宗的‘雪花’,十元钱三瓶……” 

火车离终点站越来越近,瞎老人的叫卖声也在变化: 

“卖啤酒了,卖啤酒了,三元钱一瓶了……” 

“卖啤酒了,卖啤酒了,五元钱两瓶了……” 

酒是越来越便宜,叫声也越来越透着无奈与凄凉。可我一次也没见这个车厢有人买他的酒甚至是问一声也没有。或许是他已经卖掉背上的几瓶,又去背了新的酒来卖吧!我这样想着,安慰着自己越来越强烈的同情心。 

终点站到了,我跟着拥挤的人群下了车。从那以后,尽管也坐过火车,可是再也没见过这个老人。在我的心里,他的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。火车是个社会的缩影,车上有许多残疾人,公然在车上走来走去,展示着他们的残疾,理直气壮地伸出手去,接受人们对他的施舍。而这位老人,保持着做人的尊严,努力地自食其力。他那自强不息的精神和健全的人格,是多么让人敬佩! 

我会永远记住你的,火车上的卖酒人!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